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9的文章

致現在還說事不關己的人們

一單台灣殺人案,政府打著為愛女推行《逃犯條例》的旗號。 由 6 月 9 日 至現在,香港人發起了多個遊行為了撒回送中條例,政府刻意無視人民聲音。(遊行數字到現時也不再重要, 100 萬、 200 萬被寫至 30 萬)   6 月 12 日 沒有委任證的警員向市民發射多枚催淚彈。人民發起多個不合作運動,警民衝突升溫,衝激行動增加。林鄭以語言偽術「壽終正寢」以騙市民。(我們不難理解她的用意。) 連龍牆快速在多區出現,網民以多個方法希望其他市民了解事件:街頭片段展示,把資訊放進長輩圖。人民衝擊立法會沒即時被阻止,但卻在沙田商場被圍堵。(這個做法為了什麼請想想。) 至今( 7 月 22 日)至少 4 位市民對政權絕望輕生。有人說條例已暫停,人民要求達到。 事情卻發展成昨晚( 7 月 21 日)遊行後警方使用催淚彈、黑社會在元朗西鐵站見黑衣就打、警方下閘不接受報案。 新聞自由讓我們監察政權使用,可是媒體開始被打壓;人民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不受到審查及限制。這是我了解到我們在香港擁有的基本自由。言論自由不只是說,是需要聽。 當政權過大以暴制裁聲音,你還能說不關你事,還能說你中立嗎? 事情發展不再是一條條例,是整個香港的事。

星期六的早晨

優格,栗米片加一兩片水果或白麵包與果醫,靜靜聽著古典音樂是我每天在家中準備的早餐。最近比較喜好 Debussy的管弦樂《映像》最合適作為醒來第一種聲音。 可是偶爾走到快餐店走入雜亂無章的嘈音也是另一類早晨。 我以不用說話的方式下單,手指觸碰長龍一旁的電子下單機,根據液晶顯示屏的每個步驟,經歷慢長的兩分鍾我終於可以拿出八達通付款。持著早餐入場劵又要找位子。 原本是為了不用洗碗碟而出外進食,但似乎更麻煩。 炒蛋,多士和我從來不會在早上煮的牛排是我在快餐店選的早餐。牛排比圖片展示的小得多,圖片永遠只供參考。 坐我對面的中年男人 選了煎蛋腸仔和多士。每次看到煎蛋腦海第一個畫面是蛋漿流出,整個碟滿是黃色。 「很難洗掉。」 他先把蛋白食掉。 「不會沒味道嗎?」 我一口多士一口炒蛋一口牛肉,眼睛看著仍在他碟上的蛋黃完整無缺。 「他是不是怕膽固醇過高?」 爸爸每天都會食個水煮蛋,但不吃蛋黃。他們二人年紀相約。中年男人好像聽到我內心說的話立刻一口把蛋黃吃掉,告訴我比我爸爸年輕。他的碟上完全沒有一點黃色留下,我繼續一口多士一口炒蛋一口牛肉。 他離開了。 我喝著沒有奶的熱咖啡一邊觀察身邊的共餐者。 「是的,早上喝奶肚子會痛。」 可以的話,我可能邀請你一起吃早餐,只想知道你會選擇 那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