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9的文章

不知明的球體

一個又一個串連的小鐵圈在石頭上相交,聲音隨意左右走動,我拿出分貝機收錄。身上的黑白色突然開始出現變化,毛髮被沾濕了,沒人知是什麼一回事。
潛在體內的球體日漸腫大,直至滲出血水。
日照把腐壞的血線連起來,形成半固體的血塊。傷口被血小板埋合,皮膚拉緊是否指痛楚將會消失?大概不應存在希望,耳旁的球體完全不受控制,無論以人類的藥物或是採取新紀元的概念都無效。
球體下方的笑容仍在,似乎沒有鏡或不懂鏡是最好的醫療手段。
以肉眼可見球體位於耳朵,應該只影響聽力,嗅覺大致沒受損,特別是擁有靈敏嗅覺。也許,深知名為道別的氣味正在醞釀,強烈地正在醞釀。
分貝機上顯示的數字是生存的證據,慢慢下降,直至無法接近。

對望的鳥

圖片
閃耀的石頭在路上引起烏鴉的注視。藍寶石吸引嗎?都不夠牠眼睛好看。拍翅膀的瞬間,幾粒小塵在牠羽毛內走出來,飄浮不定……我吞下口內剩餘的三文治粒,再度斜眼看牠。烏鴉竭盡全力在石頭堆尋找最光的一顆小石,身軀左右擺動,很忙碌,看上去很忙碌。應該過了好幾分鐘牠還選擇不到,頭上下示意「還是算吧」的動作。是對我示意嗎?我只是一隻站電線桿上的鳥,無聊時就靜靜觀看牠奇怪又有趣的動作,有時會因為牠找到婦人不小心掉下的手飾而高興,就算不是鑽石。我只是一隻小鳥又怎麼與烏鴉的眼睛相比。我怎會知道石頭內的不是鑽石,婦人掉下的不是名貴珠寶。
*
牠今天好像有點納悶,只有小咀在動,沒有拍動可愛的翅膀。我被牠的小玉點吸引,那些圓點平衡得像用了人類尺子量度,還找工程師繪晝。牠看來很喜歡吃蘋果,昨晚我從垃圾堆找到一個與我身體相約大少的蘋果。整輩子也沒嚐過那麼完整的,可能附近有新店開張。
牠一定會喜歡,我知道。
可是,我只是一隻烏鴉不能把完整的蘋果送給牠。
牠會喜歡石頭嗎?不,牠只喜歡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