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明的球體


一個又一個串連的小鐵圈在石頭上相交,聲音隨意左右走動,我拿出分貝機收錄。身上的黑白色突然開始出現變化,毛髮被沾濕了,沒人知是什麼一回事。

潛在體內的球體日漸腫大,直至滲出血水。

日照把腐壞的血線連起來,形成半固體的血塊。傷口被血小板埋合,皮膚拉緊是否指痛楚將會消失? 大概不應存在希望,耳旁的球體完全不受控制,無論以人類的藥物或是採取新紀元的概念都無效。

球體下方的笑容仍在,似乎沒有鏡或不懂鏡是最好的醫療手段。

以肉眼可見球體位於耳朵,應該只影響聽力,嗅覺大致沒受損,特別是擁有靈敏嗅覺。也許,深知名為道別的氣味正在醞釀,強烈地正在醞釀。

分貝機上顯示的數字是生存的證據,慢慢下降,直至無法接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星期六的早晨

致現在還說事不關己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