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早晨

優格,栗米片加一兩片水果或白麵包與果醫,靜靜聽著古典音樂是我每天在家中準備的早餐。最近比較喜好 Debussy的管弦樂《映像》最合適作為醒來第一種聲音。


可是偶爾走到快餐店走入雜亂無章的嘈音也是另一類早晨。


我以不用說話的方式下單,手指觸碰長龍一旁的電子下單機,根據液晶顯示屏的每個步驟,經歷慢長的兩分鍾我終於可以拿出八達通付款。持著早餐入場劵又要找位子。


原本是為了不用洗碗碟而出外進食,但似乎更麻煩。


炒蛋,多士和我從來不會在早上煮的牛排是我在快餐店選的早餐。牛排比圖片展示的小得多,圖片永遠只供參考。


坐我對面的中年男人選了煎蛋腸仔和多士。每次看到煎蛋腦海第一個畫面是蛋漿流出,整個碟滿是黃色。


「很難洗掉。」


他先把蛋白食掉。


「不會沒味道嗎?」


我一口多士一口炒蛋一口牛肉,眼睛看著仍在他碟上的蛋黃完整無缺。


「他是不是怕膽固醇過高?」


爸爸每天都會食個水煮蛋,但不吃蛋黃。他們二人年紀相約。中年男人好像聽到我內心說的話立刻一口把蛋黃吃掉,告訴我比我爸爸年輕。他的碟上完全沒有一點黃色留下,我繼續一口多士一口炒蛋一口牛肉。


他離開了。


我喝著沒有奶的熱咖啡一邊觀察身邊的共餐者。


「是的,早上喝奶肚子會痛。」

可以的話,我可能邀請你一起吃早餐,只想知道你會選擇那種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再見,小葉

莎莉莎莉

不知明的球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