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鼻的白酒

又一個不能睡的晚上,工廠的廚房聲傳到工作桌。坐在流線形椅子上發呆,震動隨腳掌傳至手心,慢慢傳到電腦旁的白酒內,酒在細小的瓶口輕輕擺動。

由於沒有冰格的關係,只可選購扭蓋式飲料。只有一個人,也許只可選購小瓶酒,大約25cl,那應選酒精含量較多的。不能睡,我想起這瓶白酒,用了10分鐘考量的蘋果白酒。

那夜我花上了10秒注視酒在震動,幾秒嗅她的氣味,有點刺鼻,可能比想像中刺鼻,沒有真的刺鼻。假如只是嗅也可以有功效的話多好,那我胃就得而安全。玻璃杯注入淡綠色的白酒,配上窗外映照進來的燈黃街燈,成就浪漫凌晨,有時燈黃色會停一下,只得綠色,幸刺鼻依然存在。身體開始發熱,酒精發揮功效,有點痕癢,我不自覺笑了一笑。幸運的話,我可以好好與她溫暖地一起入睡,還留一半待繪畫時陪伴。

但,我一直回味她的味道隨著鼻酸直至看到第一位人客進入樓下的茶餐廳。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星期六的早晨

致現在還說事不關己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