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莉莎莉


口腔有點乾,但20元的酒早已喝光了,下次我會買100元一瓶,只要求量多點,質已經足夠好讓我沉下。

⋯⋯

「莎莉,你會介意嗎?」

你很可愛。可是你居住的紅色方形盒太小,小得可憐。你發出輕快旋律告訴我,腦袋應該與我沒有任何交接點,找不到一絲吻合聯繫,接不上軌。

混亂的思緒比社會主義學書本更複雜。幸好酒的存在,暫時記不起內容。口腔現時更乾,我凝視從未認識的莎莉主人。他身旁有一樣的酒,同樣沒餘一滴,躺在草地上。

從前他住在與莎莉同樣大小的藍色盒子內。

星光下我看見自己某處在他體內一直存在,酒精的協助下他沉醉步過介線,我邀請他到藍色與紅色混合的紫色空間-情緒一直開啟最深,注入水,水壓讓整個宇宙得以平衡,那種安靜的集體沉倫很合適他,本來就屬於他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星期六的早晨

致現在還說事不關己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