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天空都不見雲。」

「有點霞。」

我和他躺在空洞的足球場上指天直說,上一次躺在看天已經是春天的事,伴隨潮濕。

雲是在霞之中穿梭還是真的不見了?九月應該有點秋意,微風吹過的話,可否帶走一點霞,好讓天空得以看到白雲和月亮?天聽到我的聲音,送來一絲風。

可惜大了一點,把雲都吹散。

「星星!」

是喔,隱約看到幾粒星和一隻蝙蝠在上空打圈,月亮與雲消失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星期六的早晨

致現在還說事不關己的人們